2022年,我国结婚年龄性别比失衡问题依然突出

日期:2023-11-30 10:50:59 / 人气:266

2022年,我国结婚年龄性别比失衡问题依然突出。“赵萌和刘海川
虽然我国总人口性别比逐渐下降,但各省性别比和婚龄仍有一些变化值得关注。
性别比是指人口中男性(男性)与女性(女性)的比例,人口学通常用每100名女性中男性的数量来表示。性别比失衡直接挤压婚恋市场。
2020年七届全国人大人口数据显示,全国人口性别比104.8,广东性别比最高,为113.08,其次是海南,112.86,西藏,110.32。31个省份中有两个“女多男少”,分别是辽宁和吉林,总人口性别比分别为99.7和99.69。
从省份来看,受生育文化、经济发展等因素影响,广东、海南一直是性别比例严重失衡的省份,而且这种现象还在持续。
《中国统计年鉴2023》数据显示,2022年全国人口性别比104.43,总人口性别比最高的三个省份分别是海南,113.36,其次是广东,111.55,西藏,109.7。
2022年,“女多男少”省份增加到4个,分别是河北、辽宁、吉林和黑龙江,辽宁总人口性别比最低,为97.25。这四个省也是人口外流大省。
2022年10月,国家统计局发文指出,2021年末,我国男性人口72311万人,占比51.2%,女性人口68949万人,占比48.8%。总人口性别比104.9,比2012年下降0.2。从出生人口性别结构看,2021年出生人口性别比108.3,比2012年下降9.4,出生人口性别结构改善明显。
但也有学者指出,总人口性别比并不能准确反映婚恋市场的变化,因此有必要引入“适婚年龄性别比”这一指标,即婚姻市场中适婚男女人数之比。一般来说,正常的结婚年龄性别比范围是96-105。
但是,对于适婚男女的年龄界定,不同的学者有不同的看法。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忠义曾撰文指出,传统上,结婚年龄性别比主要用婚姻盛期20-30岁的男女比例来表示。但由于女性即使超过正常生育年龄,也存在生育的可能,所以大多数研究者都是用15-44岁的男女人口来估计特定婚姻市场的婚龄性别比。
按年龄和性别分列的人口(2022年)。图表来自《中国统计年鉴2023》。
界面新闻注意到,从《2023统计年鉴》表2-8来看,15-44岁的性别比例普遍高于正常范围,男性多于女性。表格对不同年龄段的性别比例进行了统计,其中15-19岁的性别比例为115.77,20-24岁的性别比例为113.52,25-29岁的性别比例为111.36,30-34岁的性别比例为107.5,35-39岁的性别比例为105.54,40-44岁的性别比例为105.14。
这意味着,当前婚姻市场的挤压现象依然突出。
不过,刘忠义也指出,在婚姻市场的实际行动中,人们最有可能使用婚姻伴侣的感知数据来调整自己的婚姻态度,而不是之前研究中使用的当前人口的结婚年龄性别比例。因为婚姻市场的择偶过程毕竟不像商品市场,生活中可能的伴侣候选人不可能同时进场,在特定的人生阶段只能出现有限的候选人。
在择偶过程中,个体感知到的符合自己择偶标准的择偶对象数量起着很大的作用。自我认知越接近男性婚姻困难的年龄段,结婚年龄性别比失衡越明显,越有可能降低择偶标准。择偶动机更倾向于实现周围人的期望,而不是自己对幸福婚姻的期望。
出生性别比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婚龄性别比和总人口性别比。现有统计数据显示,1982年我国性别比超过正常范围,当年出生人口性别比108.47,之后一路上升。自1994年以来,出生性别比一直在115以上,2004年达到峰值121.2,其中,部分省份长期维持在130。
“重男轻女”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性别比失衡的主要原因,但越来越多的人口学家认为,性别偏好、胎儿性别选择和生育政策的限制共同造成了这一现实。
意识到性别比失衡会带来严重的社会问题,国家采取措施治理性别比失衡,包括宣传“男孩女孩都一样”,打击“双非”(即“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人工终止妊娠”)。
2002年11月,原国家计生委、原卫生部、原国家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简称“两非”),明确禁止胎儿性别鉴定,正式拉开了治理性别比失衡的战役。这项工作一直持续到今天。
经过多年的综合治理,从2009年开始,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出现拐点,此后逐年下降。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4年的性别比降至115.88,比2013年下降了1.72点,为6年来最大降幅。
也有人口学家指出,2014年性别比大幅下降的原因是由于2013年底实施“单独二孩”政策(夫妻一方为独生子女的家庭可以生育二胎),放宽的生育政策有助于缓解出生性别比失衡。
《中国统计年鉴2022》披露的分年龄人口性别比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趋势。2021年人口抽样调查结果显示,10-14岁、5-9岁和0-4岁人口出生性别比分别为114.86、112.96和110.37,呈明显下降趋势。这三个年龄段对应的出生日期与人口政策从独生子女时代到“单独二孩”、“全面二孩”再到放开三孩政策的过程基本一致。"

作者:开丰娱乐(注册登录)-开丰平台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开丰注册登录平台 版权所有